土豪免费借钱 投资银行排名 懒人经济概念 李昌强 银行贷款产品

解读套道贷受害资历公安起底套道贷终究是奈何

  

解读套道贷受害资历公安起底套道贷终究是奈何

  

解读套道贷受害资历公安起底套道贷终究是奈何

  “我本来是被债逼得走投无路才向警方投案的,没想到这反而救了自己。”作为受害者的代表,何华(化名)4月26日下午出现在了杭州警方召开的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发布会现场,讲述了自己如何在一年里从最初借款3万元最后利滚利变成800万元,卖掉家里3套房还不够还“套路贷”欠下的债的经历。

  到了10月,何华已向朱某借款本金25万元,签下翻倍欠条33万元。此时,何华因资金紧张已无力偿还每期2万元的利息以及到期需偿还的本金。朱某拿着何华之前签下的所有翻倍借款合同,不断打电话、上门讨债、言语威胁等,逼迫其还钱。

  从杭州市公安局打击的情况来看,主要以年轻人为主,本地人外地人都有,一般都有三人以上的组织,采取公司化运作,比如说都会有一个类似关悦他们的法务组。

  客户把违约金、借款金额等全部付清后,才算终止合同,套路贷公司会要求车主把欠公司的本金和返款一并交掉,之后把合同销毁。

  合同一般只有一份,受害人都急用钱,他们会拿出一沓合同让你签,看得你眼花缭乱。但真正起作用的是那份空白合同。这样的情况下,受害人一般都不会仔细看合同的内容,签字后,套路贷方面可以随意在空白合同上添加内容。

  经过几次合同“打包”后,各项借款合同金额连本带息加上违约金已经达到惊人的800万元,利息10%。这时,朱某继续为何华“出谋划策”,建议她变卖房屋、转卖安置房号用来还债,并积极帮她联系卖家。迫于压力,何华先后卖掉了一处房产和两个安置房号,共得款300余万元用于偿还部分欠款,但还有近500万元的欠款无法偿还。为了躲避债务,何华长期漂泊在外,有家不敢回,“直到报警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陷入‘套路贷’的圈套了”。

  在借钱给陈海时,冀某某等人就定了一个“小目标”:先在陈海身上套路10万左右,再一步步垒高债款,最终目标是陈海家的房屋拆迁款。在陈海借钱后不久,冯某某又介绍他到余某某等人处,以同样的方式借款,写下两张6万欠条,实际到手1万3千余元。

  无奈之下,何华听取了朱某的建议,向朱某的朋友吴某借钱还债。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吴某将之前的债务连本带息“打包”,并将何华的房子作抵押,与她签订了新的总额112万元的借款合同,借期10天,利息10%。

  家中待拆迁的小年轻在校期间花钱大手大脚,贷款十多万,毕业后找人借款还贷,结果欠贷金额越来越多,搞得家破人亡,连母亲去世都没送上最后一程……

  这些套路贷诈骗人员,有相当一部分都曾有“放炮子”(高利贷)的经历,也有一些是来自各行各业,比如曾经有一个快递团队,老板发现“套路贷”来钱快,于是整个团队转型干起了这个事。这些公司往往手续齐全,人员架构齐整,披上了“正规公司”的外衣。

  拱墅刑侦大队中队长孙轶说,犯罪团伙成员自行实施或雇用社会闲散人员,采取各种手段滋扰借款人及其近亲属的正常生活秩序,以此向借款人及其近亲属施压;或利用虚假材料提起民事诉讼,向法院主张所谓的“合法债权”。

  关悦说,套路贷合同上对于还款日期精确到小时,比如公司规定还款日下午5点前必须把钱打到公司账户里,超过这个时间点就是违约。

  更令人发指的是,犯罪嫌疑人还诱骗冯某将年迈的外婆名下的房产偷偷过户到冯某名下,再进行房产抵押,继续借款平债。最终,冯某无力偿还,犯罪嫌疑人依托虚假的银行流水和最终的虚高合同,不断上门威胁、恐吓冯某,最后侵吞了房产,使冯某和外婆无处立身。直到外婆报警、警方介入后,冯某和外婆才有了喘息之机。

  当然,根据每个车主的还款能力,公司还会要求车主再缴纳一定的人工费、拖车费等。比如根据路程远近收取三五千元不等的额外费用。

  证据链条也很关键,他们会把贷款金额全部给你,然后让你去取钱,形成“银行流水与借款合同一致”的证据。但是,这笔钱要拿出人工服务费给他们,好比这笔贷款的银行流水是6万元,但是你线万元。这个资金证据链条,就是日后让你违约罚款,利滚利用的。

  可能就是我们很多人经常接到的那种电话,给出的条件也很有诱惑力,事实上这些公司都没有金融资质。

  如果是现金交付,他们也会让你抱着现金拍照,造成你拿到所有借款金额的假象。

  为了还钱,陈海想到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就联系了大学借“高利贷”时认识的中介人冯某某(31岁,萧山人)。冯某某等人了解到,陈海涉世不深、眼高手低,家里位于新湾的住宅马上就要拆迁,是个理想的“套路”对象,于是同意借款。

  杭州公安刑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苏浩说:“高利贷是以赚取高额的利息为目的,而套路贷,则是为了非法占有借款人的财产为目的。”杭州警方结合众多案情,总结出了以下套路:

  陈家亲朋好友凑钱,帮陈海付清35万余元的债务,四下躲债的陈海终于现身。“我害死了母亲,让家里填了30多万的债务窟窿,如今已是走投无路!”痛定思痛的陈海,在今年2月1日,主动来到派出所报案,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机关,恳请民警一定要将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套路贷”团伙绳之以法。

  本来只是帮朋友借贷担保,结果借款2万,最后还款竟变成了140万,甚至连杭州市中心的房子都赔了进去;

  除了合同,他们会要求签一些法律文书,比如房产抵押合同、房产买卖委托书等,有时候还要求你去办理公证手续。

  “我下面那两个姓刘的手下,长得都五大三粗,身上还有纹身,他们是负责唱红脸的,也就是负责吵架的。”

  24岁的陈海是杭州大江东人,因为花钱大手大脚,大学期间陈海开始接触“高利贷”,并欠下了十多万元的贷款,大学刚毕业便已债台高筑。

  “合同只有一份,客户是没有这份合同的,只有我们有。这份合同除了客户信息、电话、借款金额外,其余地方基本都是空白的合同,客户也只是在合同上签名按手印。公司的盈利点就是借款的利息和违约金。”

  摆脱冀某某等人控制后,陈海向萧山城厢派出所报警求助,可报完警之后,陈海却突然消失了。陈海回避警方调查后,冀某某等人不时上门讨债,搅得陈家“鸡犬不宁”,陈母病情愈发严重,而陈海本人又陆续被其他“套路贷”团伙盯上,新增了十多万债务。今年1月,陈海的母亲在郁愤中离世,在外躲债的陈海都没能送母亲最后一程。

  关悦说,公司的架构很大,有做业务的,也有财务,还有法务,一共可能有20来号人。

  40岁左右的何华在杭州临安做服装生意四五年。2016年8月初,因资金紧张急需借款,经中介介绍,何华认识了一家“寄卖行”老板朱某、吴某。

  关悦有文化,加上他长得比较斯文,公司需要一个唱白脸的人,他一进公司就当上了公司法务组的负责人,手下还有两名员工。所谓法务组,职责就是负责处理违约车主的贷款。

  没多久,冀某某等纠集人手,以陈海违约向他人借钱为由,将陈海带至萧山开发区一幢写字楼内,用电棍电击陈海逼其还钱。这还不算完,冀某某等人将陈海带至老家,陈海母亲身体不好,陈海被迫跪在母亲床边,求母亲想办法帮他还钱。陈母得知实情后,郁愤交加,差点背过气去。陈家拿不出钱,俞某某等人就将陈海家的户口本拿走。

  “他们都会问,为什么要这么多罚款啊?这时候我就说,你们是否仔细看过合同,合同上面都写的很清楚。其实在签合同时,他们也没想那么多,想想只是借几万块钱而已,根本不会仔细看合同。”

  “有一些客户其实挺可怜的,违约了之后真的拿不出钱,痛哭流涕,也不敢和家里人说。”关悦说,看到这些场景,内心难免不是滋味,“毕竟我也是有家庭的人,现在想来,最对不起的就是家里的老婆孩子,自己一时糊涂,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老板让我们法务部每天关注当天需要还款的车主,如果当天还款的车主在下午5点前打款了,那么我们法务部门就下班了,如果有客户没有打款,我们就加班。我会在老板的安排下,让下面的人去拖车,人手不够时我自己也会去拖车。”

  关悦摘下眼镜揉着太阳穴:“他说他的公司人手不够,想让我过去帮帮忙。刚好当时我新的足浴店还在装修,事情不多,就答应了。”

  “他们说10天内能还钱,只要还实际的借款数就行了。”何华说,在朱某劝说下,她签下了8万元的翻倍借款合同,实际到手3万元。同年9月,为了偿还之前的利息,何华又先后向朱某借款,借款合同按照“行规”写着金额25万元,可实际拿到手只有12.5万元。

  在铁窗内戴着手铐的关悦,长相斯文,大学学历的他,被请到公司“唱白脸”,戴着手铐的关悦,说话嗓门不大,逻辑清晰。

  关悦开了一家面积有900多平方米的足浴店,生活富足平静。去年5月的一个电话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打来电话的是多年未联系的阳某。

  “一般谈违约的时候,我们法务组3个人都在,我会好声好气地跟客户谈,要是客户嗓门大了,我下面那两个姓刘的就跟客户吵,他们五大三粗,身上还有纹身,一般客户看了也都明白怎么回事,心里还是害怕的。如果再不行,公司还有各种威胁手段,而且车子还扣着,不怕车主不要车啊。”关悦说,来借款的一般也没有什么钱,超过还款时间点就算违约,所以违约是很容易的。加上有合同加持,很多人不了解,只能哑巴吃黄连。

  今天的现场,受害人阿华来了。2016年8月初,在临安做服装生意的阿华因资金紧张急需借3万元,经中介介绍,阿华认识了某“寄卖行”老板朱某、吴某。朱某在了解到郑女士名下有多套房产后,爽快答应。

  这是发生在杭州众多“套路贷”悲剧当中的一小部分,可能许多人还不知道“套路贷”是个什么概念,一些受害人哪怕被骗得倾家荡产,还认为是自己没能履行合约。

  有些人明明打电话要还款,他们就是不接电话。等你超时了,就被认定违约。然后让你按照合同规定赔偿“违约金”、“手续费”等,这些费用通常比借款金额高出数倍甚至数十倍。

  智力残障三级的冯某与68岁的外婆相依为命,两人住在外婆名下位于下城区大树路40多平方米的养老房内。2017年,冯某因缺钱,找到犯罪嫌疑人周某军借钱,由此陷入了噩梦。

  刚开始,周某军借给冯某11万元,而合同虚高债务却达30万元。在冯某无力偿还的情况下,周某军带着他到自己指定的借贷公司层层平账,将债务推高到上百万元。期间,周某军为了强迫冯某到另一名犯罪嫌疑人童某明名下的公司借贷,将冯某强行带至余杭的山区里拘禁、殴打。

  “2002年我到杭州读大学,学的是设计。”大学毕业后,关悦留在杭州工作,娶妻生子,有两个孩子,最大的9岁。

  2017年7月初,由冯某某介绍,冀某某出面,俞某某出资,借款给陈海人民币3万元。借款时陈海被要求“一式两份”写2张3万元借条,并以上门费、利息、保证金等为由先扣除2万元,冯某某收取介绍费4000元,陈海实际拿到手的只有6000元,并要求陈海不得向别人借钱。

  “签订合同时,我们会有车主的备用钥匙,还会给车主装GPS,所以我们都知道车主的车子在哪里。车子拖回来后放到公司的停车库内,之后就联系车主,告诉车主违约了,通知他们第二天到公司来协商还款。车主到了后就直接谈判,既然他违约了就要根据合同罚款,我会要求车主按照借款金额的30%缴纳违约金,如果核算出来的违约金不超过2万元的,按照2万来罚,2万就是违约金的底价。”

  朱某了解到何华名下有多套房产后,一口答应可以提供借款服务。急于用钱的何华当即与朱某借款3万元,约定保证金是本金的20%,逾期每天违约金为20%,加上10天利息(8000元)、中介费、家访费等费用,一共借款金额为5万元,但借条上的金额为8万元。何华感到疑惑,朱某说这是“行规”。

  在你无力偿还的情况下,他们会介绍其他假冒的“小额贷款公司”(或“扮演”其他公司),与你签订新的更高数额的“虚高借款合同”予以“平账”,进一步垒高借款金额。

本站文章于2019-10-08 12:22,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解读套道贷受害资历公安起底套道贷终究是奈何

你可能想找